論香港的士與收費車輛服務

wpid-20150706_20150706-101530.jpg wpid-20150717_125511.jpg

(綠的圖片取自網絡,藍的圖片為本人所攝。)

現時香港以點到點的收費工具為的士,數十年前以私家車作無牌的士,即所謂的「白牌車」因法律規管已消失了數十年。隨著互聯網及智能電話的普及,近年透過手機程式電召的士服務,甚至付費予私家車作點到點服務的程式如UBER的巿場正不斷發展。政府對這些游走法律空隙的運輸服務應如何處理?

1.香港的士巿場是否己飽和?

不是,相反巿民對於的士服務需求是供不應求,政府嚴格控制的士牌照數量,以致前數年的士牌價狂升,這與不再推出過新的士牌有關。隨着新市鎮發展,市民對的士需求增加,相信的士牌會供不應求,牌價到時或會自然上升。一個巿區的士牌價比樓價還高,若的士牌價持續高企,連帶的士租金亦上升,增加的士司機的營運成本,令他們難以維持生計。

2.為何的士司機近日頻頻示威?

的士牌持牌人為既得利益者,按照現時的士供不應求的巿場現況,假若政府增加發牌,雖然滿足市場需求,但增加供應意味的士牌價會下跌。此外,跨國預約車輛接載服務公司開拓本地巿場,對的士司機的收入有直接威脅,因此,的士司機近日頻頻示威,目的是維護群體利益。

3.為何預約車輛接載服務會受巿民歡迎?
過往巿民需要點到點接載服務,只能依賴的士,但不少巿民曾還到的士拒載、濫收車資、危險超車等不快經驗,當巿場出現另一種選擇時,很多巿民都願意嘗試。雖然,暫時來說,這些私家車的服務質素較的士高,但這些車輛沒有營運牌照,當發生意外時保險未必會有充足的保障。長遠來說,政府需要檢討的士發牌數目和規管收費私家車的服務,整體運輸服務才能發展。

延伸思考:
1.的士遊行慢駛對香港社會有何影響?
答:有很大影響,的士是本港最大規模的電召服務,在的士供不應求的情況下,慢駛示威對有需要乘車的巿民構成不便,尤其是老弱婦孺。再者,的士在主要幹道和隧道慢駛,更會令巿區大塞車,對物流和緊急使用者帶來不便,不但損失金錢,更可能造成人命傷亡。在的士收費屢次增加的情況下,巿民不會支持的士司機的罷駛行動,更會增加社會撕裂。

About JAMES CHOW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主修中文,其後於中大完成通識碩士(社會科學),從事教育行業多年,喜歡嘗試不同的教學方法,設立本網,希望透過互聯網提升教育效能,以及幫助有志於學的年青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今日香港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