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房屋問題-政府干預與自由巿場

文章(社論)

  1. 干預市場章法亂 自由經濟岌岌危 (東方日報)
  2. 再出辣招壓抑樓巿 從長遠看有利大局 (成報)
  3. 辣招打壓治標不治本 平抑樓價還須增土地 (成報)
  4. 解決樓巿炒風應由供應入手 施永青促建首置單位 (大公報)
  5. 港人港地助民生 完善措施限炒風 (香港商報)
  6. 還看今朝:縮骨政府干預樓巿 (東方日報)
  7. 必要時加強介入樓巿 (成報)
  8. 從樓市狂潮看香港房屋政策 (香港商報)
  9. 大量與香港房屋有關的新聞 (星島日報)

小知識:

1.八萬五建屋計劃:

董建華在1997年施政報告宣佈,擬每年興建85,000個房屋單位,期後亞洲金融風暴爆發,樓價急跌,但政府一直並無表明政策改變,直至2000年6月一次記者訪問中,董建華當被問及會否修訂「八萬五」目標時;才突然表示「八萬五政策自1998年已未再提起,亦已經不再存在」,引來「不提及等同不存在」的笑話。根據基本市場經濟學供求原則,當供應突然大量超過需求的時候市場就會出現恐慌性拋售而造成不合理降價。評論認為八萬五建屋計劃忽視價格彈性,為樓價下跌的主要原因。亦有人認為樓價下跌是金融風暴導致,八萬五政策並非主因。

2.香港房屋主要有以下三大類別:

  • 私營房屋:自由買賣或租住的私人住宅物業。
  • 公營租住房屋:政府興建的公共屋邨,供合資格市民租住。
  • 資助自置居所:合資格市民以折扣價購買的住宅物業,包括居屋及自購公屋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最新資料,香港永久性屋宇單位總數有 2.54 百萬個(2010 年 3 月底的數字),其中 29.3% 為公營租住,15.5% 為資助自置,及 55.2% 為私營房屋。另一方面,根據最新人口統計資料,香港的家庭住戶數目約有 2.34 百萬個(2010 年 9 月底的數字),家庭住戶平均人數是 2.9。

3.香港房屋政策大事記 (文匯報)

鏗鏘集 樓價比天高 1/2  2010/10/25

鏗鏘集 樓價比天高 2/2  2010/10/25

*******************************************************************************

寫作題目:房屋問題困擾不少港人,有人認為政府應採取不同措施壓抑樓價,亦有人認為應尊重自由市場,你較認同哪種說法? (5月20日寫在作文紙上交給中文科老師)

通識科思考方向:(同學也可發表相關意見,不用受以下問題所限。)-中四、中五同學請在19/5(日)前完成網上討論,寫作功課另交給中文科老師。

  1. 香港向以自由巿場(大巿場、小政府)為成功基石,假如政府干預樓巿,會否影響自由巿場運作?
  2. 香港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升跌,是否不負責任?
  3. 樓價在97前大升,回歸後大跌,近年又回升,政府同樣抱有不干預態度,巿民在近年對政府的不滿為何如此強烈?
  4. 除了壓抑樓價外,香港政可從甚麼方法回應香港人的住屋訴求?

About JAMES CHOW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主修中文,其後於中大完成通識碩士(社會科學),從事教育行業多年,喜歡嘗試不同的教學方法,設立本網,希望透過互聯網提升教育效能,以及幫助有志於學的年青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素質, 今日香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0 則回應給 香港房屋問題-政府干預與自由巿場

  1. Mr.Chow 說:

    歡迎任何同學、任何人士在這裡分享你對香港房屋政策的看法。

  2. Mr.Chow 說:

    先拋磚引玉,看看這個引文能否幫大家作文,不過,不要抄襲,中文老師會知道的﹐,引言如下:
      近年,香港樓價持續上升,超出不少港人的購買能力,而置業夢一直是大部份香港人拼搏的目標,因此,房屋問題困擾不少港人。有人認為政府應採取不同措施壓抑樓價,亦有人認為應尊重自由市場,本人較贊同前者的看法,假如政府坐視樓價上升而不顧,難道要港人瑟縮於劏房嗎?難道要港人居無立錐之地嗎?負責任的政府可以將問題推諉於自由巿場經濟嗎? 本人認為政府在處理樓價問題上是責無旁貸的。

  3. Wong Wai Sum 說:

    我認為房屋問題的確困擾不少港人,但政府採取不同措施壓抑樓價時,就會干預到樓市。香港一向都是自由經濟市場,以「大市場、小政府」為原則,不主動干擾市場活動,除非市場出現異常,否則讓其自由及放任。
    但現在政府的干預就是影響到樓市, 從而引起地產發展商不滿, 地產發展是香港經濟發展其中一個重要的因素,所以政府對樓市的干預有可能會影響到香港的經濟發展。而且,香港是自由經濟市場,對樓市的干預極大機會導致外來及本地投資者對香港自由經濟體系的信心,長遠更會令香港賠上最自由經濟體的聲譽。
    其實,政府除增加印花稅和減少銀行按揭成數外,還應加速活化工廈當住宅,推出優惠政策助港人到廣東租購自住物業,甚至對內地炒家進行特別徵稅。還有,政府應盡快增加房屋供應,不要一味採取行政措施限制樓宇買賣,這樣只會令房屋市場更加扭曲,令港人的安居夢愈來愈遙遠。

  4. 甘永康 說:

    Q1:香港向以自由巿場(大巿場、小政府)為成功基石,假如政府干預樓巿,會否影響自由巿場運作?
      我認為香港政府干預樓價升跌會影響巿場上運作。現今香港是奉行「大巿場、小政府」的概念,即是政府尊重自由市場的運行,政府不會隨意出手干預市場。若政府干擾樓市會帶來一連串影響,影響是弊多於利,可以分為兩方面說明。
      首先,政府干擾樓市會令到樓市產生大幅波動和對部份消費者產生不公平現象,原因是會令到他們擁有的物業的價格下降,從而令他們在利益上有所損失。反映出政府干擾樓市會對消費者產生不公平現象,而且破壞原本的市場上供應或需求。
     然後,政府干擾樓市會令地產發展商不滿,從而削弱香港的經濟發展,因為商家會認定政府削減了他們應該賺到的利益,而且政府成為市場主導會訂下一個合理的價格,其價格未必能商家們欣然接受。因此,地產發展商可能減少投資香港的市場上,這會降低經濟發展的速度。可見,政府干擾樓市會破壞香港經濟發展。
      總而言之,政府府干預樓價升跌會破壞市場的供應或需求。我認為政府應該在市場上應擔提供良好營商環境和配套設施,因為此舉可以確保市場上的穩定,而且政府可以擔當一位監察者,監管市場上的運作。

  5. 盧子建 說:

    現年來,香港的樓價一直維持在高岐的水平手樓,加上自香港政府推行自由市場後,樓價更不斷上升,遠遠超出港人購買的能力。若然情況惡化下去,自由市場只會被這批有權力和財力的人士所控制。因此,本人認為香港政府應干預自由市場,以防止自由市場繼續被這批人士所控制。

    首先,樓價不繼上升,中產及草根階層難以「上樓」。由於現時樓價上漲是因為一些抄樓和富裕人士不停提高樓價。基於他們趁低吸納,購買大量較便宜的單位,再等樓有大量市民需要時以高價賣出,如此類推。加上港政府一直實行「積極不干預政策」,沒曾想過介入。這樣令這批人士一直控制自由市場。

    其次,政府介入自由市場能打擊抄樓風氣。在最近幾年來,抄樓的風氣愈來愈旺盛,不少人希望透抄樓從而賺大量金錢,因此令樓價一直維持很高的水平。若然政府還坐以待斃,情況將會不愖設想。因此政府應介入自由市場,當樓價不停上升時,政府能透過不同政策打擊,行如增加賣樓稅等。

    可能有人會認為若然政府介入自由市場,香港的經濟不會像以住那繁榮。確實,香港的經濟之所以能發展迅速,不少都有賴自由市場。但要讓一個城市發展迅速,單靠一方面是不可行的,必需顧及多方面。若然自由市場令民生困苦的話,即使政府介入也不會影響甚麼。

    基由以上理由,因此本人應為政府應干預自由市埸,以舒緩樓價不繼上升為市民帶來的問題。

    • Mr.Chow 說:

      土地在香港是重要的資產,很多香港人過去都有參與樓宇炒賣,而樓宇的價值也不是少數人訂立的,在於巿場需求。現在的問題,我認為樓宇買賣的層面由過往一般港人用家之間的交易,為炒家互相接貨圖利,將香港樓會推高,並與港人購買力脫勾,才會出現對政府干預樓巿的訴求。

  6. 吳裕勤 說:

    Q1.香港向以自由巿場(大巿場、小政府)為成功基石,假如政府干預樓巿,會否影響自由巿場運作?
    我認為自由市場無疑是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奠基石,但我不認同政府出手干預樓會影響自由市場運作。
    首先,西方國家多以資本主義立國,奉行自由市場經濟,但絕大部西方國家如有經濟問題政府都會出手干預,例如歐盟援助財困國家,美國量寬政策、補貼農產品,日本強行壓低日元匯率。而且他們干預市場後自由市場多能保持穩定,並收到預期的作用。
    其次,香港政府干預市場亦有先例,1997年金融風暴,泰銖被追擊,索羅斯轉戰香港,務求擊潰港元,當時曾以購入港股,沽美元買港元等方法干預自由市場,結果索羅斯攻擊港元不成功,而香港在金融風暴受的影響亦泰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四國少。
    最後,香港樓市結構不健康,因為香港人的負擔能力已遠遠不及樓價,而樓價上升動力主要是來自美國量寬的熱錢,和內地人的購買力。這樣的話香港樓市早晚會出現泡沫,甚至爆發。結果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如此時政府能及早干預樓市,不但不會對市場運作造成影響,反而有助樓市的健康和穩定發展。
    總括而言,政府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監管者,在市場出現不平衡的情況,出手干預是必要的,更是本應有的功能,因此我不認同政府干預樓巿,會影響自由巿場運作。

  7. 尹澤偉 說:

    首先,政府採取措施壓抑樓價無疑會對香港自由巿場的運作造成一定的影響,假如政府出招干預市場便有可能對投資者造成動搖。假如出招之後,投資者會因而擔心會否因為因開了先例今後政府再次干預市場,從而流失部分有意來港投資的人士。但如果不出招干預,市場可能會因此而造成泡沫,當泡沫爆破的時候地產商什至市民可能會將責任歸於政府不插手市場。相反,當政府干預樓市,又可能造成不尊重一直發展模式等等的評論。
    而香港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升跌並沒有不負責任,原因在於香港政府一直以自場市場這個模式去發展本港經濟。亦因如此,香港才會吸引世界各地的投資者來港發展,香港才得以繁榮亦同時得到國際金融中心這個美譽。
    比起97年,香港現時要向上流相對更難,獅子山精神不再存在,窮人不再因努力肯拼而有出頭天,年青人更難賺到第1桶金,中產會擔心是否能繼續留在這個階層。種種的不滿的擔心將矛頭指向政府,巿民因此在近年對政府的不滿比97年為強烈。
    要回應香港人的住屋訴求,我認為港府應每年隱定堆出地皮並加入發售條件,同時亦可調低公屋申請要求。

  8. cici fung 說:

    本人認为政府干預樓市是有好處的,因為干預本港樓價,一方面可以避免發生經濟上的危機,又可以防範樓價因為不斷上升而出現泡沬,從而破滅導致破產,嚴重影響社會及民生.最重要的因素是可以幫助年輕一輩的人"上車".例如,政府會徵收雙倍印花稅,讓大眾可以容易地置業.另一面,政府壓抑樓價和干預本港樓市,可以令過度升幅的樓市降溫.
    近年,樓價 大幅急升,不利民生和經濟.樓價高企,阻礙了香港的競爭力.在樓價方面,近年.地產商壟斷樓市, 以至樓價不斷上升,令民生沒有購買力.假如要解決这問題,政府應該解決市民的住屋問題,解決房地產壟斷樓市操及縱市場的問題.這樣,便可以減低抬高樓價的問題.另外, 本人認为增建公共房屋也可解決到現今問題.
    .

  9. Janice Wai Yi 說:

      無可否認,香港向以自由巿場為成功基石,假如政府干預樓巿,當然會影響自由巿場運作。若過份干預,減少投資者對本港房屋的需求,會令本地投資者及海外投資者卻步,房屋買賣成交量下降,政府可從賣地所得的收入減少,影響庫房的收入。除此之外,政府過份干預樓市,壓抑樓價,很可能會令香港失去最自由經濟體系的美名,更可能會令香港國際大都會的形象受損,削弱本港的競爭力。
      但是,目前樓價高企,令不少市民難以置業,政府亦應作出適當的行動。政府若仍堅守自由市場的「大巿場、小政府」原則,樓價只會繼續上漲,並遠遠超出本港市民可負擔的範圍,令大部分市民要置業就難上加難。樓價之所以暴漲,是因為市場上不乏炒家,他們透過炒賣樓宇,賺取買賣的差價格,令樓價愈來愈高。高企的樓價,引致最後得益的是市場上少數的炒家、大財團、富豪和地產商,而普羅市民則要承受因炒買而變高的樓價,生活的負擔愈來愈重。加上,香港用作住宅用途的土地本來已不多,現在又有炒家的瘋狂炒買,令小市民要加入「上車」之列愈來愈不容易。
      我認為讓市民安居樂業是政府的首要任務,現在市民面對置業的大難題,政府不可坐視不理,任由炒家炒買樓宇,政府應該出手壓抑樓價格,如適量地增加印花稅及的百分比及限制樓宇買入後要隔一段時間才可再售出,減少炒家炒賣房屋的機會,令樓宇價格更穩定,並回落到普遍市民可負擔的程度。雖然會減少庫房收入,但該收入本來就是可用來解決民生問題,壓制樓價要放棄庫房收入,但同時可減少市民的負擔,令他們置業有望。否則,若政府繼續任由市場機制影響房屋價格,在市場受惠的只有少數人,市民則要承受高企的樓價,而且對政府的不滿會愈來愈高,影響社會和諧。
      因此,我認為當房屋價格比炒賣至遠遠超出市民可負擔的範圍,政府就應該採取一系列的措施去壓抑樓價,而非一味堅守自由市場的原則。

  10. 萬成 說:

    我認為政府推出印花稅措施是正確的,因為這可以有效阻止樓價飊升,有效減少炒賣情況,確保樓市健康平穩發展,並紓緩過熱情況。
    雖然短期內對樓價有壓抑作用,但是延長額外印花稅必然會阻止外來資金投入樓市,令市場二手住宅供應減少,並會影響樓市的平穩發展,樓價和成交量亦會明顯減少。
    所以,這項壓抑樓價新措施,實施時間必須掌握得好,等供求回復平衡後,便要馬上考慮取消。

  11. jasmine mak 說:

    房屋問題於香港一直是一大困擾,近年香港樓價不斷上升,令到房屋問題愈來愈嚴重,市民想置業就更加難上加難了,所以我應該香港政府絕對有需要干預自由市場,協助小市民置業,買得一安樂窩。

    香港樓市近年不斷上升,首先,是因為香港的樓宇被內地人愈炒愈熱,樓價被愈炒愈貴,內地和外地的資金不斷流入香港,令到香港樓價升高之餘,還令通漲情況加劇。

    其次,樓價愈來愈貴是因為本港的房屋供應不足,而市民對房屋的需求遠超於供應,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令到樓宇價格上升,香港的基層市民會因價格上升而更加負擔不起樓價,所以更難以置業。

    香港樓市價格一直持續上升,這樣下去市民便更難置業了,我認為政府應該干預自由市場,例如:增加房屋供應,增加印花稅等等,控制樓價上落。

  12. Mak Kei 說:

    與其說政府不應該干預樓市,倒不如說政府無須干預樓市。現在社會情況反映,市民難以置業,其原因是樓價高企。到底樓價高企真有其事嗎?
    近年,社會上充斥著’萬幾一呎,首期都比起’等字句,表面上反映了樓價高昂,人們難以負擔。但心理上卻是個破綻。
    人們著眼’靚樓盤’即是價值高的房屋。論置業,誰不想’住靚樓’可是現在的問題是’又要住靚樓,又要比唔起錢,仲要政府介入,壓低樓價。’這本身是一個矛盾,但人們利用較顯眼的原因來掩飾實際上的原因。
    沒錯,業主和地產商炒高樓值這個事實眾所周知。可以,每一個業都瘋狂起價?不是
    實際上,平價樓並不是沒有,反而貴價樓才受人注目。
    當貴價樓話題成為主流時,人們就不自覺將這個話題推到最高,令政府集中關注。但實際上只是令平價樓的關注度降至最低罷了。這樣,炒樓人士自然有機可乘。
    試問打算安居樂業的平民,會從高價盤開始入手嗎?不會
    打算安居樂業的平民,大多數以平價樓入手,再慢慢至到高價樓,選擇合適自己的樓盤,訂立目標,投放資金。除非該人本身非常富裕,能直接買入高價樓。否則,沒有打算安居樂業的平民會著眼高價樓。
    反而第一步著眼高價樓的,是那群’炒樓人士’,他們會購入樓盤,把售價提升,然後賣出。
    然而越來越多’炒樓人士的話,整個樓市,不論貴價樓還是平價樓,甚至剖房,都會被炒高樓價。
    正正因為有一班想安居樂業的平民,才’炒樓人士’,他們利用消費者對貨品得渴求,來把貨品的價格提高,然而消費者又不得不購買那件貨品,最終’炒樓人士’獲得最高利益。
    就貴價樓最受人注目的現象,而消費者又希望得到最好而又最平的樓盤。這就是令價價上升的禍根。假如人人有樓住,外面的樓盤就不會有價值,但正因人們對樓盤有渴求,這才令到樓盤有價值。
    假如政府把樓價壓低,這好比商品成本的降低。
    當樓價壓低時,’炒樓人士’自然買入大量樓盤,再高價售出。壓得越,’炒樓人士’就買得越多。到時,他們甚至連本身不顯眼的平價樓都不放過,因為政府的干預,連平價樓都變得更平。假如政府要干預房間市場,這會令房屋價格比之前更高。

    一個小鎮,有10個人居民,一間商店,而橙是每位居民每天都希望得到的
    一間店主原先以$5買入10個橙6元出售 每天能賣出10個 淨賺$10
    其中5個消費者向出口商反映橙貴,要求降低出口價。
    其後店主以$4買入10個橙5.5元出售 每天能賣出10個 淨賺$15
    消費者覺得橙比原先便宜,省了$0.5。

  13. 志杰 說:

    香港是一個非常自由的地方,香港政府採取「大市場,小政府」方式,政府很少干預市場的價格(包括:香港樓價),所以香港樓價是市場定價。但香港現時出現有人沒有能力購買房屋的房屋問題。現時沒有房屋的人就想政府「出招」幫助他們能夠「上車」,而政府假如「出招」就造成政府干預市場,就不是自由市場了。我認為身為香港本地人都沒有自己的房屋,就不像是香港人。這樣香港政府有義務幫助有需要的香港人,所以必須「出招」幫助身處於水深火熱中的香港人。而香港其他方面的很自由了,香港政府只控制房屋問題,我覺得都不過份。

  14. tsai min yi 說:

      雖然香港向以自由巿場為成功基石,但是樓價不斷上升,政府亦有責任出手打壓,政府絕不能坐視不理,任由樓價上升影響港人。政府的相關政策需要隨着市場的變化不斷調整,令更多港人有能力買房屋,也不至於過分干預自由市場,才可以達到相輔相成。香港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升跌,是因為中港矛盾還未惡化,近年,內地遊客在港的所作所為使港人不滿,然而加深中港矛盾。而且樓市持續熾熱問題,有部分來自內地的炒家,政府的相關政策內容也是打壓炒家過份炒樓。樓價長升長有的根源在於供應緊張,增加樓房供應才是治本之道,政府應該除了推出政策之外,也要物色土地設置更多房屋提供給港人。

  15. Mak Kei 說:

    興建更多公屋,我反而覺得帶來更大問題。
    興建更多公屋,市民因置業的問題使就可減少,但這樣只能滿足少部分的人

    地產,係香港既優勢,政府賣地比發展商興建樓宇,發展經濟,無論商家還是政府都一樣有收益。
    政府起更多公屋,冇錯,市民唔洗挨貴租,不過越多公屋,政府開資就更大,收獲亦都同時降低。變相令香港既富裕程度比唔上外面既城市。

  16. Sia Man Fung Joyce 說:

    1. 香港向以自由巿場(大巿場、小政府)為成功基 石,假如政府干預樓巿,會否影響自由巿場運作?
    香港向來以自由市場為名,生産者和消費者皆可為自己爭取極大化利益,没有干預,令經濟穩步上揚,儘管自由市場最終會達致均衡,但其間可能會做成很大問題.當中,樓市因自由市場令其樓價不斷上升,於我而言,我認為政府 干預樓巿不會影響自由巿場運作.
    政府壓抑樓市,儘管産商和炒家不能劇烈炒熱樓市,從中獲取更多利潤,但可從中有利消费者,令兩者盡量取得平衡,更有利自由市場的運作.因自由市場裡就是而自己爭取極大利益,更一方失調,把樓價瘋狂炒高,會做成許多社會问題,而政府只是作適當干預壓低楼市,為自由市場締造更有善的環境,而且更有利的經濟環境.
    儘管有人此舉会影響自由市場運作,政府不應干預,讓炒家们`公平’的爭取利润,但人人也知道在香港買樓難,住屋樓,出現樓市泡沫,若長此下去,當泡沫爆破,會對經濟構成很大打擊,而且對香港的自由市場構成影响.
    除此之外,當自由市場其中一方失調的話,會令市民或商家構成影响,只要政府作適當干預,平衡自由市場,不單止不會影响自由市場的運作,還為經濟和社會方面帶來好的影响.

  17. ~~Ryan~~ 說:

    「樓價太高…,反對地產霸權…」這都是在港人心中的心聲!樓價屢創新高,有升冇跌,導致香港人難以有個安樂窩。有人提議
    加建公屋,有人提議覆建居屋,更有人認為政府要出招打擊樓市。到底政府有冇可能出招打擊樓價?個人認為政府假如出招打擊樓
    價,社會會有不少阻力反對政府打擊樓市。不少人會以自由市場來阻攔政府出招。畢竟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的城市。當年政府因為
    八萬五被人「圍插」。香港政府其後使用自由市場政策任由樓價上升。其實,政府現在推行的印花稅對樓價上升根本沒有很大的幫
    助。的確,政府要尊重自由市場。但興建公屋其實是政府的責任。連書(樓)也買不起租不起,說什麼尊重知識產權(自由市場)。

  18. 梁樂彥 說:

    香港人一生營營役役,都是期望可擁有自己的安樂窩,也許受到傳統的中國思想所影響,「成家立室」的觀念根深柢固。一直以來,香港政府對尊重地產界的自由發展,極少干預市場運作,一切由市場機制決定。可惜,近年本港的樓價不斷飆升,甚至已超越大眾能負擔的水平,簡單的一個置業夢,對於很多中產階層來說可算是遙不可及,更遑論一般升斗市民。

      由一九九四年起,香港連續十八年獲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有了一個便利的營商環境,所有企業都在公平的環境下競爭,加上優越的地理位置和恰切的監管制度,令海外的商界對香港充滿信心,「國際大都會」這個美譽便是這樣而來的。

      但另一方面,本港的樓價持續急劇上升,主要原因是由於香港經濟發展迅速,對住屋需求有增無減,以及炒賣樓宇成為了置富保值的工具。而因為地產發展業龐大,住宅單位的供應更形成寡頭壟斷的情況,發展商亦有較大的能力來左右住宅物業的價格,從而增加本地物業市場的波動性。樓價持續高企和未能付擔首期,是不少年輕人未能置業的原因。市場環境也不斷惡化,炒賣氣氛漸趨熾熱,只是樓價一成首期就成為一個高不可攀的門檻,很多私人樓宇的首期更接進一百萬元,就算是有豐富學歷或工作多年的專業人士,也無法達成他們基本的夢想。

      對地產市場作出適當的干預並不代表極權和專制。相反,控制樓價不但能讓更多低收入人士更容易置業,更可以防止地產發展商和大財團謀取暴利,保障一般市民的利益,並經濟不景氣的時候,把樓價處於一個合理的水平。
      
      無可否認,干預本港樓市會引起地產商不滿,而香港經濟一直處於高水平,地產發展完全是功不可沒,加上倘若政府開了干預市場的先例,會令投資者失去對香港這自由經濟體系信心。可是,根據一個調查顯示,板間房每平方呎的租金可以媲美豪宅,部分住戶要支付每平方呎三十至六十元以上的租金,但因為輪候公營房屋需時極長,而且私人樓宇的價格動輒都超過四、五百萬,導致港人對環境狹窄的板間房的需求仍然殷切,但是大半生都辛勤工作的他們,絕對無法忍受長時間都屈在一個立錐之地。

      經常希望「超英趕美」的香港,偏偏在房屋方面卻遠遠比人家遜色,儘管你可能會認為歐美國家的幅員比我們大很多,但是有了政府的監察和幫助,即使生活指數多高也好,很多人都達成了置業夢。至於香港,政府已不能夠再以地方細小為理由,減慢一切穩定樓價的政策。到了今時今日這個水深火熱的狀況,樓價已經不能再「控制」;只能「降低」,如果因為「自由」二字,而不能滿足各階層人士的住屋需求,令到這片福地民怨沸騰,一點也不值得。

  19. Ken Poon 說:

    踏入2013年, 經過國民教育爭論、 多位政府官員甚至梁特首的僭建事件,都令到市民對特區政府的負面聲音愈來愈大。其中房屋問題更加沸騰至一定的情況,其問題除了成為普通市民的飯餘話題之外,事實上也影響到真正希望置業的市民,因此,有一股聲音希望政府介入樓市壓抑樓價,然而,有另一股聲音認為我們應該繼續持守自由市場這個思想。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我則認同前者的做法。

    首要原因為大眾市民無力負擔高昴的樓價。根據美聯物業的數據,香港回歸15年來的樓價由1997年的高峰$6200一呎至2003年一直下降至低位,只有大概$2000一呎,但其後樓價勢頭一直上升,2012年時已經達到97年的水平,由數據可以證明,樓市熾熱這個已經成為事實。當然,$6000元一呎只是平均呎價,事實上現在市民要購買一個新建成的400呎市區單位, 每呎價最少也是$10000,市民假設以三成首期,首期也需要120萬,如果分30年供款,每月應該供$11000元,試問一般市民如何儲120萬首期,而且每月上萬元的供款實在令到家庭負擔大大增加。也者有人說,政府早前連串推出樓市辣招已經足夠令到樓價下降,但是根據上述美聯物業的數據就可以反映到政治所謂的辣招根本無法令到高樓價下滑,樓價一樣的高企。

    其次,投資者令到香港樓價熾熱。近年樓價高企,但成交量節節上升,有人歸咎於一班外地來的投資者來港炒賣住屋樓房,特別是來自國內的炒家。近年國內經濟發展急速上升,不少國內人因住國家經濟發展而富起來,這班人擁有豐厚資金,他們能夠投入大量資金購入大量單位再轉售圖利,事實上,這個情況一早就出現於內地樓市,近年內地樓價暴升,中央政府推出一系列穩定樓價政策,總算是能夠暫時令到樓價下降,因此部分熱錢就轉移目標至香港。香港為一個資本主義、自由的城市,於香港投資房地產並沒有像國內這樣的嚴格限制,買家可以自由投資,正正香港這個優勢吸引了熱錢流入香港的房地產市場,令到香港的樓房變成了部分炒家的炒賣工具。

    可是, 房屋為民生必需品,絕非成為小部分人賺錢炒賣的工具。中國人傳統思想,落地生根,正所謂成家立室,立室前必須要有一個家,所以家對於中國人來說十分重要,可以視為如大米黃豆一樣,都是必須品。然而,現在這項必須品的價格受到小部分的既得利益者所控制,令到大部分市民都無法負擔昂貴的價格,試問這樣公平嗎?

    有人說,我們要尊重自由市場,但是自由市場一定好嗎?自由市場被喻為香港近二十年成功的主要基石,但是這真是事實嗎?自由市場能夠許資金自由流動,一切買賣都是基於供求關系,不受到政府的阻攔,的確能夠吸引投資者,增加當地的競爭力,但我認為這已適用於發展中國家,因為發展中國家除了本地勞動力和資源外就沒有任何競爭力,因此需要打住自由市場的名義來吸引外地投資和技術,情況就如香港50-60年代。但是當國家發展到一定水平,經濟發展不再單以第一、二產業為主導時,國民對於該國生活素質的期望也有所提升,自由市場不再適用,否則就會出現M型社會,M型社會指大部分人都處於富裕與貧窮兩個極端。簡單而言,自由市場會導致很多不同的社會問題,例如極度不平均的資源分配,M型社會,貧者愈貧,富者愈富,市場價格超越常理等等。我認為香港近二十年的成功不應該只歸於自由市場經濟,香港現在經濟已經發展到國際級水平,自由市場只會為香港帶來更多問題,因此,我認為政府絕對有必要介入市場,控制樓價,使大眾市民能享受更好的生活質素。

  20. lee ching wing 說:

    5A(24)
    當年的8萬五政策的失敗,某部分市民堅決捍衞自由市場原則,痛恨「八萬五」乃破壞香港樓市的魔鬼政策。於是,政府因應這班自由主義派的要求,停止賣地、停建停售居屋,一切交由市場主導。樓市很快活起來,但膨脹速度也很驚人。及至今日,樓價回到九七年時的超高水平,但整體經濟不復當年勇;市民埋頭苦幹為求安居,但置業幾成為遙不可及的夢想。香港房屋有三分類:公屋、居屋、私人房屋。因居屋的供應數目減少,令房屋供應緊張,加上內地人來港炒樓,令香港私人樓價高企,超過了普通港人的負擔能力,在這情況下,民怨沸騰,有些港人只能入住一些板間房,生活的環境令人擔憂。在這不平衡的社會經濟下,政府理應出手解炸彈,推行措施解決房屋問題。

  21. cherry yeung 說:

    5A(19)香港山多地少,住著七百萬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地區的人。房屋供應一直是港人關注的重大問題。樓價過高成為港人的負擔,令香港市民一世為地產商打工,淪為地產商的奴隸。政府應多加關注。
    近年,內地人在香港以高價買樓,令本港樓價持續上升,影響本地人置業。在這幾年間,內地經濟起飛,內地人擁有大量資金,能在香港購買房屋。加上人民幣升值,吸引大量內地人來港置業,不停購入房屋,令房屋需求量大增,托高樓價,因而令本港的樓價上升,市場升溫。
    相反,香港市民大多無力負擔高昂的樓價,置業無望。以本港的年輕人為例,他們每月只有大約萬多元的薪金,只足夠應付他們一人的生活開支,他們想買樓簡直是置想天開,他們即使工作一輩子,悖不可能有足夠的金錢買下一間房子,令年輕人叫苦連天,怨聲載道。政府應關注年輕人的需求,幫助他們置業。
    雖然壓抑樓價會破壞自由市場,對己以高價買樓的市民不公,亦會拖慢經濟發展的步伐,但是房屋本是港人生活的必須品,政府應儘力協助港人置業,不能任由市民給發展商魚肉,令港人得到自己的安樂窩,增加他們對社會的歸屬感,對政府重拾信心。

  22. Zico Cheung 說:

    現時房屋缺少問題日益嚴重,不少投機者把香港樓市推高,令港人不能容易置業,但香港是個自由市場,大市場﹑小政府一向是香港的特色, 我支持政府應主動干預樓市,因為政府作出適當政策來壓抑樓價,使樓價下降至基層市民能購樓的能力範圍內,那麼這不僅解決了樓價過高問題,而且還可減低地產霸權的影響。
    香港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升跌,這並不是不負責任,而是想看穩樓市,再出辣招,政府一直都希望能夠壓抑樓市,控制樓價不要再升高,但香港政府深恐破壞自由市場的美名,更害怕政策若失敗,要向700萬市民和中央交代,而最可怕的是,只怕每逢港府出招後,必會「候低吸納」,然後再推高,使問題仍然存在,一直循環不息。
    97前樓價大升,回歸後大跌,董建華便於97年施政報告宣布,擬每年興建85000個房屋單位,期後亞洲金融風暴爆發,令市民誤認為八萬五政策建屋計劃是導致樓價急跌的主要原因,更認為此計劃是忽視價格彈性所以出現恐慌性抛售,現時又再次出現樓價大升,但政府不去根治樓市問題,為保住自由市場的美譽,鼓勵了金融自由化和宣傳內地客來港買樓,令樓市升勢無法竭止,使港人對政府有強烈不滿的反應。
    我認為除了壓抑樓價外,香港政府可以根據不同地區的需求,興建多一些公營租住房屋,即公共屋邨,供沒有能力支付昂貴的樓價的市民居住,另外,政府又可興建多一些資助自置居所,即居屋,使市民能用折扣價購買住宅物業,為港人帶來更美好的居住環境。

  23. 李芍盈 說:

      雖然香港一向以自由市場為成功基石,政府不干預樓價升跌,但為了解決現今房屋問題,政府介入樓市是比讓市場自行調整樓價更加有效。
      如果太過遵從自由市場的原則,過分方任市場的買賣,只會令樓價不斷上漲,甚至不能回落。雖然有人認為政府停止興建居屋,房屋供應不足導致樓價提高,低事實上,香港自一九九七年回歸以來,住宅存量增長遠超過本地家庭組建率,即意味着香港根本不存在屋屋短缺的問題。
      自由市場正正是導致樓價持續高漲的主因。在市場經濟之下,大眾能透過交易獲利,為了所需的物品而競爭,從而刺激經濟增長。因此,一些有足夠資金支付首期付款的投資者,寧願選擇置業保置,透過炒賣樓宇賺取利潤,最終會形成樓市熾熱炒風,破壞了香港的經濟結構。
      由此可見,自由市場只會助長富裕的人炒樓,令樓價升勢無法遏止,超出一般基層市民能承擔的程度,對社會整體來說,放任而極端的自由市場帶來數之不盡的損失。所以政府除了尊重自由經濟之外,應採取適量的措施降低樓價,壓抑熾熱的樓宇炒風。

    • Mr.Chow 說:

      自由巿場不一定使樓巿上升,如03年沙士時,即使政府想樓價不跌也不行。自由巿場本來建基於買賣雙方的意願和能力,但現在樓巿顯然受外圍因素影響,資本雄厚,香港人反而不能自由參與。

  24. Au Pui Shan 說:

    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 但 香港的房屋問題日趨嚴重 政府應否干預?
    自由市場即是指用「 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則, 除了出了異常狀況, 政府都不會干預市場的政策。
    但以目前市場狀況來看,政府不得不干預巿埸。因為置業是一個大問題。但當政府干預市場時,就會引起地產商的不滿。地產商是 香港發展的主要命脈。因此, 政府陷入了兩難。如果政府過分干預就會令到市場扭曲,同樣政府過分放任便會容易易

  25. 吳敏婷 說:

    香港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升跌,是否不負責任﹖

    香港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升跌並非完全不負責任的行為﹐其中原因可分為四大類。

    原因一﹐一九九七年的時候﹐董建華為了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特意推行「八萬五」的政策﹐但市民卻認為政策會破壞香港樓市體系﹐堅決捍衞自由市場的原則﹐反對實施政策。而政府也因應市民的要求﹐馬上停止﹐停建﹐停售居屋﹐交由市場主導。從以上的事件就可得悉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的升跌﹐只是根據『民意』奉行自由經濟市場﹐並非不負責任。

    原因二﹐香港一直以『大市場、小政府』作為吸納外商投資的因素之一﹐假若以往政府過度打壓樓市﹐容易做成經濟XX。而且香港政府正處於一個『需求急增』及『經濟市場』的兩難局面之中﹐既要因應自由市場的需求﹐又要考慮市民房屋的問題﹐在兩者間難以作出決擇﹐若要解決問題更需要相當的時間﹐非『一時三刻』能夠滿足兩者的要求﹐而市民也應體諒政府﹐給予充足的時間。

    原因三﹐由於香港住屋供應不足﹐難免必須要以『插針式』的方法建屋﹐雖然這樣能夠解決短期的房屋問題﹐但卻引發一連串的長遠問題。比如要平衡市區發展方面的問題﹐例如新增人口會否令交通惡化﹖休憩設施能夠應付﹖插針式建屋會成為慣性﹖這些問題都能反映出過往政府不干預並不是不負責任﹐而是出於『心思熟慮』﹐從多角度多方面地﹐站在不同角色的立場上思考問題﹐不魯莽草率地干預樓價。

    原因四﹐要有效真正地解決供應短決問題﹐唯一對長遠有利的方法就是增加土地供應。但要增加供應需時長達五、六年﹐暫且不說過往的時候﹐即使在現在﹐也難以馬上為樓市降溫。此外﹐投資者更是一大問題﹐只要政府一旦推行政策﹐它們便在低價時候吸納樓盤﹐然后再推高樓價﹐這樣反而『不降反升』。其實﹐以上所說的兩個成因﹐政府也只能『無從入手』﹐責任又怎能完全歸疚在政府身上呢﹖

    總括來看﹐要調控樓價的升跌﹐必須在政府、商界、市民等主要三方面﹐共同了解合作﹐才能得以成功。

  26. Doris Law 說:

    隨著內地的改革開放,經濟發展迅速,內地人對香港的樓宇需求增加,令到重港的樓宇價格上升,加重香港人購買樓宇的負擔。此外,近年大量新移民湧入香港,令到原本供不應求的公屋供應更加緊拙,輪候時間廷長,增加市民對樓價一直高企,導致他們不能擁有自已物業的不滿。我認為政府應採取措施壓抑樓價,主要的原因為捍衛香港的經濟穩定、保障市民的生活質素,讓香港社會變得更具競爭力和更完善的福利社會。

  27. 〜〜許詩詩〜〜 說:

    我認為房屋問題有立刻解決的急切性。住屋是每個人的必需品,為何現在買一層樓卻變成了奢侈品呢?

    我認為政府應該推出一些政策幫助市民買樓,雖然有反對聲音說這樣會影響香港的自由市場。但我個人認為,如果政府不幫這些底下階層,就算香港發展得如何繁榮也沒有用。始終有一群人連住屋問題也解決不了的人。手上拿著幾層樓的人當然反對,因這剝奪了他們的利潤,完全沒想到基層的困難。政府是有責任聽取市民的訴求,然後實施一些舒緩民困的政策。

    此外,政府出招是可以有限度的。並沒有說過要用極端政府機解決這問題,整垮樓市。政府可以在某程度上壓抑樓市上升的幅度。又例如加稅等等的各方面入手,減少人炒賣,從而希望令價格回落。

    作為政府便有責任去平衡各方持份者的利益,只要恰當而又不太過分的話,出招是可行的。

  28. chan ting yu 說:

    香港向以自由巿場為成功基石,假如政府干預樓巿,我認為不會影響自由市場的運行,雖然自由市場定義是一個不受到政府干預和調控的市場,政府對其只行使最低限度的職能,如維護法律制度和保護財產權。但香港政府只是在現時樓宇供求緊張的情況下,優先照顧本地居民的房屋需要,推出買家印花稅是防止外地人在港大量買入樓宇作抄賣,這可以幫助了窮人上車。

  29. 梁 _ _ 4A 25 說:

    我認為政府採取不同措施壓抑樓價是弊多於利.

    香港向以自由巿場為成功基石,可是當政府以穩定樓價而干預樓巿,可能會影響自由巿場的運作,因為香港是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目的是對政府盡量減少干涉巿場運作,以達至「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政策。

    若政府干預樓市,可能會使樓價不穩定或對巿場無法自由運作,因政府干預樓市使產生了不公平的貿易,從而讓消費者造成損失.

    另外,政府干預樓市可能對發展商有不公平,導致香港的貿易發展頗有影響,因政府干預了市場後,政府的主導可能使發展商未能接納,所以發展商可能減少在香港投資,這可能會減低市場發展的速度.

    總括而言,政府利用不同政策以壓抑樓價是弊多於利的.

  30. ip chun keung 說:

    目前香港樓市價格不斷上升,本人個人認為政府要採取不同措施壓抑樓價.
    雖然,香港是一個自由巿場和「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政策,但是面對香港目前樓市價格不斷上升,令到很多巿民都不能追上目前的樓市價格,不能上車.
    若政府不干預樓市,會令到多地產商在樓市方面的權利,做成地產霸權,這樣只會令樓市價格繼續上升.巿民便會較難追上目前的樓市價格.
    難道你們想為了一個自由巿場和「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政策,不讓政府干預樓市,而要令巿民繼續涯貴樓,眼白白地看地產商繼續霸佔樓市mA.

  31. Crystal Chau 說:

    假如政府干預樓市,政府會影響樓市的價格,影響自由市場。
    首先,政府干預樓市導致樓市不會有任何的升跌,影響社會的經濟。以及,樓市沒有任何的升跌會導致外國的投資者減小來港投資。
    其次,政府干預樓市,只會短暫壓抑樓市不能長期壓抑,導致投資者可以在低價吸納樓宇,在後來的時候,樓市更加昂貴
    政府應實施其他的方法,例如,資助購買樓市,令到市民可以減小經濟負擔。

  32. Au Pui Shan 說:

    呢個先係正確!! 
     香港是一個自由市場, 但 香港的房屋問題日趨嚴重 。
     自由市場即是指用「 大市場,小政府」的原則, 除了出了異常狀況, 政府都不會干預市場的政策。
     但以目前市場狀況來看,政府不得不干預巿埸。因為置業是一個大問題。但當政府干預市場時,就會引起地產商的不滿。地產商是 香港發展的主要命脈。因此, 政府陷入了兩難。如果政府過分干預就會令到市場扭曲,同樣政府過分放任便會容易產生樓市泡沫。
     但我認為政府干預樓市的價格是弊多於利。因為政府干預樓市的價格,對地產商不公平。地產商是 香港發展的主要命脈,因此有可能會因政府的干預導致香港的發展受到影響。

  33. Saya yu 說:

    房屋問題于香港日益嚴重,這樣同樣令香港市民因為香港沒有足夠的樓宇等居住地方,而被迫露宿于街頭,或者是和十多人擠在小小的房間內或者是居住于價值高但面積小而衛生環境極差的籠屋中。而政府只會光抑壓樓宇買賣,卻又不會設計方案來以增加房屋供應。若果政府扜宇樓宇買賣、于這以自由市場為基礎的香港來說,想必地產商必會極力反對。因此我認為對應香港嚴重的房屋問題的最好方法是增加房屋供應。

  34. Yiu Ki CHEUNG 說:

    首先,香港向來是自由巿場,“大市場,小政府”一向都讓市場自由操作,但如果政府干預樓市,必定影響自由市場運作。其次,政府過往不干預樓價升跌,並不是不負責任,而是希望市場自行調整,若果政府干預市場,便會影響樓價升跌,從而影響經濟,失業率等。但這並不代表政府完全不用干預,如果樓價起伏太大,便需要政府幫忙。 再者,香港的土地供不應求,政府曾承諾用更多土地建立房屋,但並没有實行,所以市民的不满才如此強烈。 最後,我認為政府應開拓更多土地,幫助有需要的市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